无法平静

无法平静  一、发妻的巨变   家在眼前,可我真的不想回家,又不能不回家,我已经厌倦了无休止的争吵, 结婚六年了,女儿三岁了,曾经幸福的家,曾经充满欢笑的家,如今经常吵闹, 惹的四邻不安。   我是一名港务局的机修工,大倒班,上一天一宿,歇两天,妻子是幼儿园舞 蹈老师,我们同岁,都二十九。本来我们生活的很幸福,可自从她妹妹找了个大 老闆后,妻子慢慢变了,往日的温情不在,争吵变成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都 快一年了。   进入家门,妻子在看电视,抬 […]

丈夫去世后,公公就………..

丈夫去世后,公公就……….. 雪儿的丈夫约在一年前过世了。雪儿丈夫生前所服务的工厂与雪儿上班的地方属于同一条街。后来,由于机器发生故障,雪儿丈夫受了伤,送医治疗后不久便与世长辞了,邻近的人都以讽刺的口吻说︰「这下领了一笔保险金,日子可过得更舒服啦!」事实上,失去了丈夫的悲哀,绝非金钱所能弥补的,丈夫死后,雪儿变得更孤单寂寞了。雪儿与丈夫结婚后,就一直住在这裡,雪儿们的婚姻生活相当美满、幸福。 雪儿丈夫的父亲--也就是雪儿的公公依然健在,但是据雪 […]

应召的大学女生

应召的大学女生 有一段时间沉迷于网路聊天,网友也见过一打。聊天的时候,我道貌岸然,一副正人君子的姿态,对网友怎麽能一下子就下得去手呢!交往个四五回,我没有那个耐心,更重要的是银子我赔不起。这样,还不如叫鸡! 正要断了打网友主意的念头,突然,一个想法闪过脑海。好!说行动就行动,我去匿名买了一部大灵通,一个手机卡,从一个搞通讯器材的朋友那搞到一个变声器。 又来到本市的一个聊天室,我把名字的性别改成女的,把名作改成美女公关陪聊,我不断打出滚动字幕:招 […]

一次模煳的强姦友妻

一次模煳的强姦友妻 一次模煳的强姦友妻週末快下班时,我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,说是今天要陪赵姐逛街,就不回家吃饭了,还可能晚一点回家,孩子就在妈那裡过週末,让我别等她了。我一阵吱吱啊啊的就挂了电话。一直到晚上12点,没啥好看的电视节目了,我也就自己睡了。 说是睡觉,其实是躺在床上开始幻想和妻子一同逛街的赵姐,她是我好友佳的妻子,三十出头,因为比我大一岁,所以,我和妻子都称呼她赵姐,和我妻子同样是 生完小孩的她,身材依旧如同未婚少女一般,皮肤很白, […]

公司裡的公厕

公司裡的公厕 那年技校还没毕业,我们三年级的几个班的同学就被学校分到外地的工厂去打工了,说是实习,真是鬱闷。我们班裡40几个人被分到了5家工厂,我进的那个工厂是做液晶电视的,工厂很大,有1500多人,一起进去的几个同学又分到不同的部门,在一起的很少,我跟另外一个同学一起分到了仓库,都是干体力活的,可能看我们俩长的结实。干了没几天就对周围的同事比较熟悉了,没事的时候大家就坐到一起天南海北的吹牛,男人嘛,在一起免不了要说一些黄段子。 基本上都讲些自 […]

被胁迫的美少妇

被胁迫的美少妇   秋日温馨的阳光照射著,整个城市都沉浸在金黄色的光芒里。虽然天气已经 转微凉了,但秋日的下午依然比较温暖。林东与吴都两个人无精打彩的缩在面包 车内,慢悠悠的开著车游荡在城市的小区之间。   都说一起嫖过娼,一起分过赃的算是真兄弟了,对于林东与吴都来说,那他 们就更是铁兄弟了,因爲他们俩个人还一起同过窗。不是同学,因爲他们同的是 铁窗。两个人作爲同室狱友,一起谈女人、一起打过飞机自然是交情浓厚。   说起来两个人坐牢的原因到也是 […]

淫虐女神

淫虐女神 我叫安平,是一个妓女,因为这段时间要进行严打,我们就暂时休息一段时间,由于没有什麽事情可做,我就买了一个游戏头盔,准备玩玩游戏。 这个游戏叫众神世界,是一个西方背景的网游,不过可以使用游戏头盔进入游戏,裡面跟现实世界非常接近,很受玩家欢迎。 经过一段绚丽的开场动画,我终于见到了一个绝色美女接引使,本小姐虽然自信姿色不错,但大概也只有七分,可这个美女可以说达到了十二分,看的我都有些嫉妒了。 「尊敬的玩家,你好!每一位进入游戏的新玩家都有 […]

正妹袜子自白(被计程车司机扯破裤袜强暴)

正妹袜子自白(被计程车司机扯破裤袜强暴) 我的绰号叫丝袜 是一个19岁的女孩子 目前唸大学二年级 绰号叫丝袜的原因其实很简单,因为腿修长的关係,我穿短裤或是裙子的时候喜欢 穿搭长袜!像是裤袜.丝袜或是各类的长统袜我都很喜欢!除了可以衬托出我的腿以外也喜欢长袜的包覆感,还有丝袜那种滑滑的触感!所以朋友都直接称呼我丝袜~嘻! 我的身高有168公分体重46身材比例还算可以,胸部有32小C哈哈!我在我的网路相簿裡面常放上一些我穿长袜的样子,偶尔也会只拍 […]

我和美丽的表姊

我和美丽的表姊 今天是我的生日,所以我在一间高级餐厅内开了一个派对。这时表姊走过来问我:「今年想要什麽样的生日礼物?」我想了一想,然后细细声向表姊笑说:「可以跟你做爱吗?」这本来只是一个玩笑,想不到表姊竟然说好! 我这位表姊,她身材,样子都是一流,虽然只大我几年,但从小就是我性幻想对像。而今天我竟然可以跟她做爱,此刻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。 我抻手点一点表姊的手腕,然后双眼快速望向角落的伤残洗手间,表姊立时会意,向我打了个眼色,要我先去。我趁没有人 […]

周彩燕

周彩燕 黄昏、在深圳一层楼宇内,两男一女在吃晚饭。男的是王国强和吕大坚,他们都是中港线货柜车司机,王国强在深圳包了个二十二岁女孩做二奶,并租了这层楼。后来被吕大坚知道了。王国强怕吕大坚告诉太太,就想拖他下水。 今晚,他特意叫大坚来吃晚饭。当王的二奶杜玉娘入厕所时,他乘机说︰「阿坚,你看,她年青貌美,奶子大、屁股圆,又会煮几味,每个月祇是三千元,连租金也祇不过五千。你如有兴趣,玉娘有一个同乡,她可以介绍给你的。」 吕大坚不想对不起太太、摇了摇头, […]

双胞胎女儿和我的性生活

双胞胎女儿和我的性生活 范云回到家就把窗帘拉好,重新铺好床躺在床上等待著。 今天星期六,两个女儿今天要回家了,一个星期没见面,想必她们的屁眼也与他的老二一样饥渴了吧。 双胞胎女儿林儿与君儿自从十二岁就与他玩肛交的玩意。到读这该死的住读高中已四五年了。 不过,谁教女儿读书这麽好呢!一个礼拜没碰她们了,今天一定刺激。 门响了,他闭眼装睡。忽然他的老二被一把抓住。 哎唷他痛的跳了起来。两个身材轻盈,曲线优美的少女站在床边。其中的一个正抓著他的老二在揉 […]

人妻下海还债

人妻下海还债 我28岁,已婚,2个小孩,任职于台中新XX越百货内衣售货员,自认长的很漂亮,长髮,皮肤白晰,虽然生了2个小孩,但是身材反而更标准,165、52、34E因为我是内衣售货员所以我的内衣会穿的很性感,因为景气真的很差,老公又生意失败欠了3百多万元,又长期失业在家,我要付房贷,还欠债、又要家用,背的我压力好大,所以背著老公,我外出兼差,我知道同事它们私下都有在兼差,所以它们有介绍我去兼差,因为我长的很漂亮,在第一家应召站只做了3个月就做了 […]

一家四口人乱伦

一家四口人乱伦 我叫伦仔,今年23岁,属马的。自从三年前结婚以后,我就沉溺在性爱裡了。我的妻子叫小琳,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高耸的乳房,雪白的皮肤,最妙的是,她下面没有毛。由于没有租到房子,所以我们一直和爸妈住在一起。那是一年前的事了。有一天我下班路过影碟店,老闆说来了新片,问我要不要。我说「什麽内容啊?」。 「A片,新到的,乱伦哦!」我看封面还可以,于是就买了一张。回到家,发现只有妈妈一个人在打扫卫生,我问其他人哪去了,妈说他们出去买东西去了。 […]

老婆会是别人好

老婆会是别人好 我叫曾田,三十九岁,身高175公分,在一家进出口公司任电脑部主管。太太林雪萍是哈尔滨人,三十五岁,现是中国平安保险西安分公司的推销员。 雪萍身高169公分,皮肤微微黝黑,长得有些像菲律宾女人,虽谈不上特别漂亮,但也相当有几分姿色。她身材高佻、体态丰满、双肩浑圆,大腿丰厚,尤其是那对高耸的乳房,呼之欲出,丰满诱人,是那种男人一看就想要的女人。她虽已为人母,仍然性感诱人。她性格开朗,为人热情,乐于助人,但也非常好强,不管是错是对,总 […]

夜更计程车

夜更计程车 我们夜更计程车司机这一行,接触面非常广阔,可以说由绅士到乞儿,由淑女到妓女,什麽人、什麽稀奇古怪的事随时都会发生在眼前。也由于这原因,我决意不结婚,每晚驾驶计程车闯荡江湖。 我见过各式各样的风尘女子、黑市夫人、女强人,以至各种寂寞怨妇。又老又丑身材又差的自然不必说,若遇上年青的、美貌的、身材惹火的女人,我就可以一饱眼福。 我在计程车上装上一面特大的长镜子,可以清楚看到的后座美女们喝醉了、艳如桃李的脸蛋、她们醉梦中的淫笑,甚至看见她们 […]

平凡的课堂..不平凡的班长

平凡的课堂..不平凡的班长 我叫小雅,今年17岁,外表还算清秀,三围是34C、26、35,应该还算标緻的身材吧! 平常也没什麽休閒活动,就只是在家裡看看书、听听音乐、用电脑跟朋友聊聊天这样而已。 不知道怎麽的,这学期大家都推选我当班长,大概是成绩太出色的关係吧。 自从入校以来,连续六次段考都拿下全校第一,也难怪大家会注意我了。 或许可以说是天赋异禀,总觉得老师教的东西实在太简单,想不考满分都难……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啦!别人我就不知道他们怎麽想囉 […]

艳色荡母

艳色荡母 我上小学时,我开始懂得男女之事.那时通过大人谈话中我对于女人产生了强烈的渴望,我的启蒙老师就是我的母亲.妈妈算不上绝代佳人,但妈妈拥有一副性感的身体,厚厚的性感的嘴唇,丰满硕大的乳房,硕大滚圆的屁股丰满坚实,富有弹性雪白肥胖的大腿,衬托出成熟的肉体无不充满了性的诱惑.尤其是当妈妈穿上紧身套裙,更显得浑圆的臀部曲线,让人忍不住想她短裙下的毛茸茸的阴毛和淫屄.平时我有意无意的的喜欢抚摸妈妈的身体,妈妈每次都笑着骂我长不大,随着时间的流逝, […]

正妹夜店轮姦

正妹夜店轮姦   我常常在网络上看那些色文,看了那麽多男人凌辱女友和老婆的文章,心裡也 有点想找个机会让自己也曝光一下。   是属于挺开放的,常常跟好友一起看那些色文。对那些让女友或老婆被轮姦的 情节,感觉是不可思议,相信只是作者的想像。   我也没想到会有一天自己会被其他男人姦淫轮暴。只是心裡面常有一些怪念头 ,也常常穿一点比较清凉的装扮,满足一下自己的幻想。    朋友经常带我到一些会邀请现场女观众上台跳舞的夜店玩。很喜欢在台下看那 些辣妹 […]

妈妈的高跟鞋

妈妈的高跟鞋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,曾看过一部电影,是一部美国的推理悬疑片,片名叫《红色高跟鞋》,具体的情节我已记不太清楚了,只记得总是有人被杀,而在凶案现场总会发现一只高跟鞋,一只火红色的高跟鞋。记得当时那火红的高跟鞋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像,记得当时我总是做着同一个梦,梦中总是有一个女人向我缓缓走来,女人的相貌衣着模糊不清,只有脚上那双红色高跟鞋清晰可见,每次梦醒,下体一片精湿,感觉很舒服,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对穿红色高跟鞋有了一种狂热 […]

亲爱的爸爸奸淫我

亲爱的爸爸奸淫我 嗯…嗯…啊…啊…嗯…好…真好…嗯…嗯… 隔壁房间又传来阵阵男女交欢的呻吟声,我的老爸和老妈可真是的,大白天就在卧房里面搞了起来。而且几乎无视小孩的存在,每次一玩就搞上一两个钟头才会罢休。 或许是他俩都还很年轻的缘故,二十岁结婚,我今年十八岁,两人都还四十岁不到,也难怪会这样爱玩了。 我叫玉娟,是这个家庭的独女,因为大学联考失利,而且我又不想升学,暂时先在家里待业。而爸妈这种标准的股票族,在九点以前是不会离开房间,而且有些时候还 […]